楚天金報訊 □本報記者方歷嬌 通訊員花耀蘭 段雯 寧紅玲
  通過掛靠有資質的紡織品公司等手段,騙取環保部門許可證,將重達近2萬噸的“洋垃圾”走私入境。“洋垃圾”入境後多被“小作坊”通過機器加工成棉花紡紗,消費者深受其害,而在加工這些廢舊紡織品時會產生大量未經消毒的污水,嚴重污染水源。
  記者昨悉,武漢市檢察院以走私廢物罪對經明等14人提起公訴,這是湖北省查處的首起走私廢物案。
  疑問重重
  走私團夥浮出水面
  去年3月,武漢海關情報處意外發現,荊州永昌紡織有限公司報關的廢紡織品進口後,未運到許可證上批准的利用商。線索交由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海關緝私分局辦理後疑問擴大,荊州永昌紡織有限公司、湖北武穴市新磯棉業有限公司等3傢具有廢舊紡織物處理再利用資質的公司,自2011年至2013年先後向環保局申請《限制進口類可用作原料的固體廢物進口許可證》(以下簡稱《許可證》),總額度達到6萬噸,但均未在生產過程中使用固體廢物原料。與此同時,以此3家單位為名的報關材料中,合同、發票、裝箱單等票據均有偽造嫌疑。
  海關緝私分局進一步調查發現,以此3家單位為名進口的廢紡織品,最終都運往浙江省蒼南縣的18家個體戶。經查,趙睿、經明等人進入偵查視野。
  去年8月,經明等人走私廢物案移送到武漢市檢察院審查起訴,檢方綜合分析後認為該案部分事實不清,申請提前介入海關緝私局尚未偵結的其他4起案件。通過5案並查,一個以騙取許可證、偽造合同裝箱單、走私廢布料並運往江浙小作坊為“產業鏈”,涉案人數高達14人的走私固體廢物團夥浮出水面。
  倒買倒賣
  進口許可證順利到手
  2011年9月,嫌疑人熊治華結識荊州市永昌紡織品公司老總卞兆榮。熊治華告訴卞兆榮,只要他提供公司的營業執照、組織機構代碼和身份證複印件,就可以幫忙辦理環保資質變更的相關文件。卞兆榮同意後,將公司相關文件交給熊治華。
  2012年4月,熊治華打電話給卞兆榮,希望卞把公司的公章帶到武漢借自己使用。吃飯時,熊治華當著卞兆榮的面在申請辦理《許可證》的資料上蓋上永昌紡織的印章,並當場給卞兆榮5萬元。此時的卞兆榮才明白,熊治華幫忙辦證是假,借他們公司資質辦理許可證是真,但既然自己已經收取“好處費”,也就默許了。
  和卞兆榮一樣收取好處後出賣公司資質的,還有湖北武穴市新磯棉業有限公司等9家紡織品公司。2011年至2013年之間,熊治華利用上述模式,先後辦理《許可證》額度高達6萬噸。許可證辦好後,他以9元/噸左右的價格賣於他人,後經倒買倒賣,這些許可證全部落於趙睿之手。
  偽造單據
  “洋垃圾”走私入境
  辦理《許可證》是經明、趙睿等人大量走私廢物的第一步。2011年,趙睿註冊成立天津潤成天蘊商務咨詢有限公司,經營範圍為進出口業務,實為倒賣《許可證》。同時,經明註冊成立上海益福公司,主要從事固體廢物的進口貨物代理事務,公司下設代理部、報關部等部門。
  據經明交代,他的客戶一般都是自己在國外組織貨源,然後委托他代理清關。《許可證》是他向趙睿以35-40元/噸的價格買的。
  承辦檢察官付建中表示,根據相關規定,我國將固體廢物分為禁止進口類、限制進口類和自動許可類,而廢紡織品則屬於限制進口類,進口此類廢物必須依法辦理固體廢物進口許可證。這是因為廢舊紡織品可以作為再生資源進行回收利用,但是必須具備相關資質。
  而經明、趙睿等人走私入境的2萬噸“洋垃圾”多被運往蒼南的“開花廠”。這些開花廠將廢舊布料通過機器加工成棉花紡紗。由於都是“小作坊”,沒有環保設備,在加工廢舊紡織品時產生大量未經消毒的污水,嚴重污染水源。
  此外,這些“洋垃圾”偷運入境時常常沾滿大量細菌,很難處埋,將對我們的生存環境造成巨大危害。
  (原標題:2萬噸“洋垃圾”被偷運入境)
創作者介紹

amanda liu

or56orph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