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 晶
  藝人一般不願意碰政治。我對政治從來都是躲得遠遠的。刪除黃秋生、杜汶澤等人的聯繫方式,有點任性而為,但此前我考慮了一整天。我希望用這個舉動告訴大家,王晶這個政治冷感、遇事一向“以和為貴”的人,這次也怒了。你們可以想見,“占中”者究竟做了什麼!
  對“占中”,我觀察了很久,看到的是破壞法治、撕裂社會。大部分傳媒和一些年輕人,一味偏頗地攻擊警方。我很心痛。黃秋生、杜汶澤等幾位都是名人,在年輕人中有影響力。他們當然有言論自由,但是發言要實事求是,不能罔顧事實,說一些煽動違法的話,鼓勵大家不守法、不依法,破壞香港的安定。事實上,對違法“占中”者,香港警察剋制得不得了,已經是“打不還手罵不還口”了。他們卻侮辱警方是“暴徒”。
  “占中”者的成分很複雜,有學生、市民,更有激進團體沖在前面鬧事。這些激進團體的所作所為,是配合傳媒,有計劃地進行的。憑黃秋生、杜汶澤的社會經驗,不可能看不出來,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
  “占中”發生以來,香港民間沒有有名氣的人出來講句公道話。我就來做第一個吧。“占中”之禍,在於打擊香港法治,讓下一代年輕人覺得,法律是不需要遵守的。高院發了禁制令,他們視若無物。這是很可怕的事情。開了這個壞先例,以後只要有人覺得任何事情不順眼,就可以打起“公民抗命”的旗號,對抗法律。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,法治保護我們每一個人。“占中”者一手把法治毀掉了。
  有人猜測我的動機,是為了內地市場。我去年誰都沒討好,《澳門風雲》票房5個億。如果為了市場,我反而會選擇獨善其身,悶聲發大財。
  “占中”何時是盡頭?可能兩年三載結束不了。因為“占中”者的要求,永遠不會得到滿足。香港政府應該下決心解決“占中”問題,不但要清場,還要追究責任。否則這些人隨時會卷土重來,繼續侵害、腐蝕香港的法治和安定。
  “占中”者聲稱是為了普選。其實,普選根本沒有所謂的“國際標準”。按照“占中”者的方法選出來的特首,一定會走福利社會的路子,迅速把香港的儲備用光,讓香港經濟難以為繼。然後跟中央對著乾,使香港問題影響到中國的全局發展。這正中某些人的下懷。
  有人說,經濟裹足不前,社會貧富懸殊,是“占中”爆發的深層原因。美國社會貧富差距不大嗎?日本經濟近年增長快嗎?為何不會這樣呢?所以,經濟只是原因之一,最重要的因素,還是有人在刻意策動搞事。
  我在香港生活了60年,希望跟年輕人分享一些人生經驗。香港今天的自由,比起港英時期,不知道好多少。我隨手就可以找一部紀錄片,給你們看看港英時代的警察,是如何拿著棍子、盾牌把示威者打得頭破血流的。20多年前,我曾經在時任政務司霍德官邸旁一條街上拍戲。晚上10點多,一個警察來趕我們走。我說我們申請過,允許拍到12點。警察指指霍德官邸說,“上邊嫌你們吵,別讓我們難做,走吧!”現在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敢不敢這麼做事?現在是香港歷史上最自由的時期。如果有人一定說不自由,我就無話可說了。▲(作者是香港導演,本文由本報駐香港記者梅斯採訪整理。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r56orphcy 的頭像
or56orphcy

amanda liu

or56orphc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